交易中的怀疑、焦虑、恐惧、信心、对错标准、主观客观

投稿 投稿 外汇好文 12-01 9337次阅读

交易了几年,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状态可以实现稳定的盈利,但事实是自己的账户资金依然没有长进,甚至一度创下最低余额的记录。每到周末审视和总结一周来的交易,发现其间大部分情况下市场的走向很清晰,而自己使用的策略也奏效,只要减少其中几笔受情绪影响的交易,结果就可以大不同。但为什么总在重复同样的行为而导致一个亏损的结果?我似乎很清楚自己的问题,但它们又是那么难以捉摸。有时我能应付它们,但有时它们又不可遏制。以下是我自己的剖析,作为我对自己的一个提醒。交易是很个人化的事,了解自己的问题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式。不要让我的问题干扰你,它可能根本不是你的问题

我尝试过在不同的图表周期上寻找交易的机会,从M1到D1,都实践过。但由于不习惯过大的止损幅度和一笔交易失败所付出的较大时间成本,我将注意力集中在M15和H1的交易机会上。为了减少注意力的分散,同时也考虑点差成本的影响,我的交易货币对限制在几个主要货币对(直盘)。交易的思路比较确定,就是用较小的止损去换取较大的利润,并维持较高的胜率(>60%)。这样的思路,也得到了过往交易数据的支持。可是在执行过程中,时不时会有一些纠结:

1、怀疑。当我看到一个信号进场后,如果价格不能迅速的按我期待的方向波动,我就很容易开始怀疑这个信号的合法性。这种怀疑很快变为确认,然后我确定这是一笔糟糕的交易,我应该出场,而不是等待损失进一步扩大到止损点。有的时候这种怀疑起到了减少了损失的作用,而另外一些时候却错失一笔好的交易。假如我坚守被动止损的原则,放弃主动止损,似乎这个问题就能解决了。我确实这么做过,但是新的问题出现了,当连续三四单被动止损后,我开始有点怀疑我的策略了,这个市场也许发生了变化(这种情况也很可能出现),之前的统计数据可能会失效。但过了一两天,我又发现自己的策略还是管用的。我又对它有信心了,然后我又进场了,但是。。。。我又开始怀疑了。

2、另一种怀疑。我为自己制定了一条规则,对于模糊的信号,忽视它!于是就出现这样一个情况:我耐心的等待了一天,没有发现明确的信号,而且我避开了几个模糊的信号。一切都在按规则进行,尽管没有交易,但是我很好的遵循了规则。这时候我感到有点无聊,我就去论坛上找找乐子。令我沮丧的是:居然有几个讨厌的家伙今天赚了钱(这是废话,只要交易在进行,就每时每刻有人在赚,有人在亏),为什么我的策略却没有信号?我是不是该优化一下我的策略。。。。。。

3、焦虑。我相信自己的策略是有效的,而自己需要做的是等待合适的时机进场,但如果连续两天没有等待到合适的机会,特别是有时又因外出或吃饭错过了其中一次机会,我就会开始紧张和焦虑。下一次的机会变得更为迫切和不容错失(市场总有机会的想法已经不能减轻我的焦虑感了)。这时我看到机会了,虽然这并不是一个合格的信号,但是我就是不能错过,我必须进场!然后。。。。。。我又狼狈的止损出局了。这到底是一个合格的信号还是一个合法的止损?

4、恐惧。我的恐惧经常来的很无趣。我进场了,价格走的很顺心,但突然价格往回走了,明明要到手的利润不断在减少,这也许是个错误的进场,再不果断出来,就要变亏损了。我抗拒不了这种恐惧,出场了。有时候我挽救了一张亏损单,但其他一些时候我错过一笔盈利的好交易。我如果在浮盈达到某个水平设个平保,这样就心安理得的让市场来决定结果,可事实是,我依然会在价格触及平保前主动出场,或者撤掉平保,让价格打到止损。

5、另一种恐惧。这次我逮着一个机会,进场了,价格走的很顺利,瞬间就有了几十点的利润。我加了平保,没有亏损的担忧。但是价格突然不往前走了,而且有点要回头的意思。我想再忍忍,也许一会儿价格又会继续往前走。可是市场不遵循我的意愿,利润进一步减少,我内心更加不安,还是赚点出场吧。平仓后,去泡壶茶,回来一看,价格又恢复向前走了。。。。。。

6、信心。我已经连续错过两个机会了,因为想进场的刹那间又犹豫了,上一笔亏损的情形还萦绕在我脑中,似乎在警告我,这次不是一个好机会。我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策略了,它是那么不可靠,它给不了确切的信号,一切都变得模糊,没有确定的东西。这让我很沮丧,又开始怀疑这不是个可以谋生的行当。因为亏损总是很容易,稳定总是很难。每一次亏损都在强化你的挫折感,而每一次盈利都不足以抵挡下一次的亏损的负面影响。

7、贪欲。已经连续盈利了好几单。但是每一单的仓位都不高,我希望能增加仓位,提升资金增长的速度。于是我决定下一次增加到三倍的仓位,因为不能再浪费时间了。但是我不确定资金能否承受三倍仓位所需的止损,也许我不需要考虑太多,因为止损不太可能被触及到。真实情况是我承受不了三倍的止损,价格还没有打到止损我就仓皇的平仓了或者我承受了两三次三倍的止损后,不敢再进行下一笔交易了。

8、对与错。是否正确对我很重要。虽然是一笔很小的亏损,小的连1/100的账户比例都不到,但我会觉得这是一次错误的交易,让我有一种“愚蠢”的感觉。止损被触及了不是为了保护资金,而是鉴证我是否正确的工具。盈利不是证明我的系统是否有优势,而是判断我是否做出正确的决定。这看起来像无稽之谈,但确实让我困扰了很长时间,虽然我知道这种微妙心理的负面作用,但是解决起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

9、客观与主观。规则是客观的,但是执行规则可以很主观。我可以设定50点的止损,但是如果我能否接受50点的止损才是我能否执行这个规则的关键。“亏损是交易的一部分”,”交易结果不是判断正确的标准,是否执行规则才是“,这些都可以是客观的准则,但是你能否接受并作为自己行为的准则才是关键。


作者:无念

分享:

扫一扫二维码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评论